• T Post

陳灶良熱心助人難忘當「誘師」


認識陳灶良 MH, JP 已有十數年,他那 一股熱熱的助人精神,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無論是什麼人,只要知道對方有困難,他只要能幫的一定幫,一股耿直的脾性,看似硬硬的,內中自有 他的原則和道理,所以,對良哥(我對陳灶良從來的稱呼),內心一直很尊重。


想知道陳灶良熱愛助人之性格是受何人影響?良哥這樣 答我:「沒有受什麼人影響,只是小時候,我姊在林村放馬莆許願樹附近有一間屋,我在那裏居住,看着一班新界長輩如何努力為村民服務。直至十多歲,隨着『林村青年中心』第一位主任李和順先生在中心辦事,當時 青年中心經常舉辦很多活動,例如新春同樂日等,那時沒有什麼資源,任何事都要親力親為,就由那時開始, 我便有了為人民服務的目標,也開始進一步參加區議員工作。」


【制止小頭目一場打架】


前輩的影響,加上在新界長大,陳灶良身邊,全部都是勤勞的農民長輩。每天經過當時仍未建成為寶鄉邨的 「大埔鄉事委員會」舊址,看到一班長者在鄉事會附近擺賣,但總給食環署驅趕,因為走避不及,老者們跌倒後,菜全丟在地上,血本無歸,欲哭無淚。良哥於心不忍,最後發起籌辦「天光墟」。他和鄉事會負責人商量, 每天晨曦,讓一班長者在鄉事會側小巷擺賣瓜菜,9 時左右便收攤,令長者們有時間做點小買賣,這一安排, 令很多務農長者受惠。至今仍有大批長者對良哥心存感激,每回相見,都會抓着他的手叫「阿良!」「阿良!」, 這是令他永生難忘的溫暖事。


當了多年大埔區議員,服務社群已是己任,陳灶良認為,把服務人群工作做好,是必然的,也要責任。「反而令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參與『青少年服務處外展服務』。 三更半夜,隨外展隊去『執仔』,關心一些在午夜後留連不返家的夜青。」


當年,大埔潘太平民政專員向陳灶良提議,希望他去當 「誘師」。「誘師」是由一位社會人士以自己的社會經驗,誘導「夜青」小朋友步回正途。當誘師,原來限制條件多多。「首先男誘師只帶男孩子,女誘師帶女孩子。 不能用金錢利誘,一切要從關懷和愛心出發輔導小孩 子。」聽着良哥向我解釋「誘師」的責任,愈聽愈覺得這不是易為的工作。


「我喜歡和孩子們談道理。記得有一次,有一個剛入了黑社會的小頭目,正和我一同參加燒烤會活動,突然, 他接到一個電話,馬上便說有事要先走,我問他:『大佬吹雞?』他望着我:『你點知?』我沒有和任何人說,只對這孩子說:『我和你一齊走。』我們做誘師的, 不能提供利益給孩子,有什麼想法也不能隱瞞社工。當時我便和社工一同跟着,離開遠遠的看着他,結果,這小頭目逃不過我的監視,最後冒着給大佬責罵,也沒有參加打架任務,我可能做不到什麼,但我制止了一場打架!」


幾年後,陳灶良在街上遇到那小頭目的父母,一對老人家執着他的手不停道謝:「現在這小頭目走回正途了, 做了一個珠寶鑽石經紀,而且有錢成家娶妻,我聽到這 些,內心非常高興。」


【親手為自己漁船掛國旗】


當「誘師」不用花多少時間,但如果能把一個孩子由壞教好,良哥內心,比做到什麼都覺得有意義。「我曾試過自己籌了幾十萬,帶着孩子去外國,讓他們行萬里路看世界,建立較宏大的人生目標。如今我工作忙,但當 『誘師』之心從未放下。只要抽到時間,仍想做這個義工工作,太有意義了。」


陳灶良是個耿直之人,他有着中國人的純樸,很善良, 很愛國。平日不苟言笑的他,在這天,7 月 1 日上午, 參加林村百年黨慶時,不停露出燦爛笑容。「我有一艘漁船,7.1 前,我親自在船上掛上中國國旗,我為國家有今天的成就感到驕傲,未來目標,就是繼續為人民服 務。」


撰文:如風

圖片提供:陳灶良


14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