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 Post

【T - POST 第80期 專欄】


【政府條例嚴人鬆己處事不公】


新年伊始,在此恭祝本報讀者身心康泰,事事如願。


新年新開始,香港政府目前正積極進行新界北之發展,對於政府的「惠民」政策,香港市民當然很關注。仁心覺得自上世紀至今,香港之城市規劃與發展局的政府條例指引,並未追上民生發展步伐,香港政府以「雙重模式」標準决定可否改變土地用途之心已昭然若揭,特別對於新界原居民及私人發展商,標準之嚴苛已達至令人反感地步了。


就以政府在新界東、北覓地發展公屋或居 屋為例,政府只要看中哪一塊地興建臨屋 或公屋,只要到「城規會」遞幾張申請 纸,很快就會批准更改土地用途,興建什 麼都批,什麼都可搞掂,政府只需 5、6 張紙便搞妥,便會通過……但如果是私人 發展商遞申請,就是遞幾百張紙或報告, 都會指資料不足,都會被彈回, 「城規 會」的作用,似乎就是用來對付發展商、私人發展商的申請,非常不公道。「城規會」中成員也知道這潛規則,他們也不開心,整天就給政府擺上枱。因為,只要政府想做想要,城規會只是配合,根本無力反對,表面看似公正,其實內中只是政府的一粒棋子。


近日大批持有農地或管理祖堂地的新界 原居民收到政府告票,如果有農地或祖堂 地做了停車埸,又說要還原,又說要復 耕,又被指僭建。為什麼這麼多農地轉做 停車場?就因為有需要,因為有「求」, 但政府沒有助民解決缺乏停車場泊車的 困擾,就只知發告票,在祖堂地建停車場 屬違規,就要罰鄉民錢。過得半年,啊, 這塊被指違規,不能建停車場的祖堂地, 政府卻可以短時間內收來建公屋。


新界有很多農地,為什麼多年都不能轉為 合法停車場?又或轉作其他用途?其實 持地者不是想違法,而是如何申請也轉不 到,因為政府轉換土地條例過緊,要改變用途根本不可能。仁心現在已不是講「丁 屋政策」,申請「丁屋」根本具超級難度, 只要隔籬村有一戶人反對,都不會批誰建 一間丁屋,建一間丁屋,沒有 15、20 年 都未必能得到批准。


為什麼汀角路黃魚灘可以有一塊地給政 府起臨時屋,就因為這塊地沒有任何一間 私人地產公司可以申請到改變用途,所以 一直不能建低密度私人住宅,所以才有這 塊地的存在。政府說要建中轉屋,不用 1 年已通過,而且在速建中;這不是雙重標 準是什麼?


為什麽市區可以建到高樓、低密度的私人 地產發展商欲在新界一塊地上多建幾層 都不可以?


屋,又沒有經濟買私人樓,難道只是住公 屋者才是人,才需要照顧;住私人樓的就 不用照顧他們的困難和實際需求?難道 中產階級就不是人,就不需理會嗎?不可 能嘛!


仁心體諒政府想建公屋之心,但也不能 不公平。 未來政府如果真心想發展新界, 就一定要重新審視新界的土地規劃條例 指引。既然政府可以審批公屋審批得如此 快,為什麼在審批其他土地用途時如此 慢?條例是否應該簡化,政策是否應以利 民為本,如果仁心是特首,這個意見真要 認真聽聽,迅速解决,這可是真正令民反 感的大事。要做到官民雙贏,政府實應全 面照顧,不過漏那處補那處,這並不是理 想的城市發展規劃,要做到每個階層皆能 過安定生活,不要厚此薄彼,才是一個惠 民政府。


是非談

仁心


【愚不可及】


如果被人形容為「愚不可及」,相信大 家都會覺得是被罵了,被羞辱了。看這 4 個字,應該是指愚蠢到極致的地步, 無人能及,天下第一大蠢材。


不過,如果我告訴你,這個詞是出自孔 子,你自然會懷疑,以孔子的修養,為 什麼要這樣罵人?是否與人物設定不 符?如果我再說,這 4 個字,是孔子對 別人的讚賞,你更會覺得,有點匪夷所 思。


「愚不可及」出自《論語·公冶長》,全句是「寧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寧武子是衞國的一個大官,這句話是孔子對他的評價。初時,衞國在衞文公的時期,由於衞文公是一個賢明的君主,在位時社會安定,寧武子也很努力輔助他,處處表現出他的智慧。後來,衞成公繼位,衞成公本人十分昏庸,加上受到晉國的壓迫,聰明的大臣紛紛離開,這個時候,寧武子雖然留守衞國,但就變得低調,很多時都退居幕後,靜待時機。孔子說他的聰明,旁人尚可以做到差不多的水準;但他在適合的時候裝糊塗,別人就及不上這個境界了。


《論語》中,另外還有一段:「君子哉 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卷 而懷之。」孔子讚揚他的前輩蘧伯玉, 國家政策完善,就好好做官;國家腐 敗,則隱退藏身,都有差不多的意思。 可以見到,在孔子的眼中,知道進退, 比事事爭取表露鋒芒,是更有智慧的做 法。


被誤解了的成語

黃奬

「2017 年香港出版雙年奬」得奬者 「2021 年 SCMP 香港精神獎」得奬者


4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