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 Post

【T - POST 第64期 專欄】


【「全民接種」建免疫屏障】


香港如今已有百分之 60 人口打了疫苗, 但仍有很多人未打,要達到「全民接種」 目標也不知要等到什麽時候。全球疫情依然肆虐,但歐美國家也只能以「全民免疫」(包括打針,又或染疫後自行產生抗體)處理,有些國家會迫人民打了針才可乘公交車,又或返學、出外用餐等。我總覺得未來疫情,應該全球也控制不到, 未來的免疫方式,也一定會朝全民打針免疫這個方向處理。


雖然,中國一直努力,未來相信只有中國這個地方可以控制得到疫情,可是大部份國家並不積極抗疫,他們不是不努力,是辦事不力,大家都想控制疫情,但一直做不到。惟因要作貿易交流,未來的日子,全世界都會重新開放,相信中國也無奈要開放,全球也要為經濟而被迫開關。


因為新冠疫情已變得普及化,有機會成為流感,如今我們打流感針,已變成 4+1, 日後每年可能要打 5+1、6+1。如今香港免費為市民打疫苗針,有得打,大家應該快點打,有些國家想打也打不到,有錢也買不到疫苗,未來始終都要打,打科興也好,打復必泰也好,總之一定要打。


我看到很多健碩的年青朋友因為沒有打針而確診,中了之後,死亡及入 ICU 者 比率很高;我父親最近由香港飛英國,他已打了兩針免疫針,但也確診新冠肺炎, 但幾日後便痊癒,他在發病時沒有喉嚨痛,就算是 Delta 變種病毒,也可以幫助減輕病情,打針後,連長者也可在幾天內痊癒。


平日的季節性流感,我們也會打預防針,打了後病情會減輕,最多流鼻涕,但不用入院。不打的可能病至入院。其實流感每年都死很多人,甚至多個新冠肺炎,只是大家沒有留意。新冠肺炎以後可能會變流感,市民可以不打針,但中後死亡率就大增了,如果中了新冠還中流感,那就必死無疑。長者或長期病患者擔心打針後有後遺症,那就找醫生詳細檢查,長期病患者可打科興,副作用較小,去歐洲便打復必泰。


新冠疫情可能成為恆常化,全民接種才能在最大程度上確保抗疫成功。當然,我知道也有人不支持打疫苗,包括反對派、陰謀論者,其實歐美很多市民都打了針,全個世界都迫人民打針,還有什麼陰謀論。未來的趨勢是一定要打針的了。國際標準就是強迫打針,美國不少地區已推行強制打針,不能再以檢測代替。議員們整天都說國際標準,國際標準就是採取多種強制方法谷針,多方面增加市民打針誘因。


疫情在變,抗疫目標和策略也需要與時並進,特區政府提出「全民接種」,以此為目標,建成免疫屏障,這是一個進步。 我希望還未打針的市民快點接種疫苗, 齊齊營造一個健康、安心、放心的香港, 爭取早日通關,推動經濟恢復。


是非談

仁心


【「冬大過年」原來有根據】


冬至 (西曆 12 月 21 至 23 日)


中國人有「冬大過年」的說法,指的就是「冬至」這一天,這習俗保留到現代, 大家都會盡量在這一天一家團聚。這樣習俗如何形成的?原來這天是北半球距離太陽最遠的日子,日短夜長,古人觀察到此時的黑夜最長,自然聯想到這晚陰氣重,陰間和陽間的距離最接近,如果在這時拜祭先人,最容易把自己的慰問傳達到陰間,方便先人接收。故此, 本來是一家人齊齊祭祖的日子,慢慢演變成現代人全家共聚的習俗。


冬至還有窯神,根據《壽陽民俗》所載,傳說有個小孤女,一個人住,養着一隻羊。她放牧時遇上凶殘的財主,財主想捉她,她跑上山,羊帶着她去了山洞。 孤女在山洞遇上一個老人家,正是窯神,老人家給了她一塊黑色的石頭,石頭會發熱,這裏說的應該是煤炭。她帶着石頭下山,教會族人在冬天取暖,而財主和他的手下,就在山下冷死了,也是典型的惡有惡報套路。


潮讀節氣

黃獎

《潮讀 4000 年》作者,榮獲「香港出版雙年獎」


【昆蟲界「扮嘢」高手——竹節蟲】


竹節蟲,是節肢動物門昆蟲綱竹節蟲目 (學名:Phasmatodea)的總稱。 草食性的昆蟲。 全世界約有 2,500 種。體型修長,呈圓筒形,棒狀或枝狀;少數種 類扁平如葉。複眼發達,單眼通常退化。 如有翅膀,前翅通常小於後翅。陸棲同夜行性,多數分布於熱帶,也有人作寵物飼養寵物。


竹節蟲由於其特殊的形體而受到人們的普遍關注,常被視作昆蟲界擬態的典範。當它們靜止趴在竹子上時,身體顏色、形狀就如一節竹竿,即使在你眼前, 如不特別注意或細心觀察辨認,也不易發現。


竹節蟲一生經歷卵、若蟲和成蟲三個階段,以卵越冬。卵在外面包有堅硬的卵鞘,形似植物的種子,卵期可長達 1 年 以上。不同種類的竹節蟲,產卵方式也不盡相同;最普遍的一種是成蟲將卵產於地上,而其他產卵方式,有立地彈射, 即成蟲通過強力擺動腹部,將卵彈射至較遠的地方分散,以減少天敵侵害;也 有將卵不規則地粘附於寄主植物的葉與枝等部位。總之,竹節蟲通過不同的產卵方式,以達到保護自己後代的目的。


文筆療心

聞笑

18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