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 Post

【T - POST 第60期 專欄】


【不要對賑災䄂手旁觀】


近期每個人都在看奧運,談奧運。但我的內心卻對另一件事更為牽掛,那就是河南鄭州水災。


從來,香港同胞對內地的情況,均有身同感受般的牽念。以往內地發生任何大災難,香港人一定會全力支援,親身參與賑災工作。記得十多年前汶川大地震, 我曾親身參加籌款,援助受災人士,近日河南鄭州發生水災,各個愛國愛港團體, 各方善長仁翁,很關心災民需要,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行動,依我看來還是保持着的。香港這兩年雖然經歷了黑暗時期, 但是仍有很多有心人在,看到內地同胞受難,受疫情影響,依然會心痛。


我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有同理心者,並非冷血動物,一定不會袖手旁觀。所以發生水災後,很多香港人刻不容緩,努力籌備籌款活動。雖然也有人說風涼話:「哎, 好多人一捐就一大筆數,你們眾籌又籌得幾多錢吖?籌來做什麼?無用嘅!」其實,錢多錢少不是問題,最重要是那份心意。最重要是有沒有心。


有謂積少成多,集腋成裘,以前,我們香港人條件好,內地條件差些,香港人真是善心,大家都想幫助災民。如今情況與從前不同了,內地生活環境的確改善了, 但也不是每個地方都富強,無疑有些城市發展是好了,但仍有很多地方仍在脫貧, 有很多方面仍需幫忙。就如香港,香港也很繁榮,但仍有很多人住劏房,生活在貧窮線下,經濟非常困難。


今次鄭州受水災影響,死亡人數達數百人,破壞了這麼多地方,影響到這麼多人的生活,至今仍未能回復正常。肥媽為河南鄭州賑災任統籌,當日置身在表演場中,完全感愛到那股助人之火,依然在眾歌手及工作人員心中燒得火熱。大家都很積極,都想為災民多籌一點善款,我開心於香港人依然愛國。我們身上流的是中國人的血,這一點,不到任何人否認。有謂血濃於水,任何情況下,我們的祖先都是中國人。就是環境如何?中國始終是自己的母國。


也別說是不是中國人,就是做人,也應該支援受難者。香港有一批人,澳洲山火也勸人捐款,中國如今有事,為什麼不呼籲募捐?且不理是那個國家有事,總之人類有災難,不是應該一視同仁,互相支援救濟的嗎?只要涉及生命的,都應該尊重,都應該支援;我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並非冷血無情之輩,我們都是人,除非無人性,無人性的人才會不捐款。也不需要當中國水災之受難者是中國人,當是人一個,是生命,也應該相助了。


把災民當人,重視人之生命,凡有同理心者,均應該出手相助, 這才是真正的同理心,才是一種將自己置於他人的位置, 能理解或感受他人在苦難中所經歷的事物的能力,身同感受,一種非暴力的溝通,才是愛的互助,才是人之為人的思維,才能促進更和諧的人際關係。


是非談

仁心


【重陽節登高的另一版本】


寒露(西曆 10 月 8、9 日)


秋分之後,就是「寒露」,差不多就是重陽。傳說東漢有個叫桓景的人,遇見瘟魔,所以上山學法,對付瘟魔,終於在重陽那天,打敗了瘟魔。原來不是我們小學時期聽來的,說什麼去了登高,就避過瘟疫的故事,也許,就是將在山上學法的一段劇情刪除了。


霜降(西曆 10 月 23、24 日)


輪到霜降,有兩件事很有趣。第一件事是拜牛,之前提過夏天有牛王誕,霜降時則有 3 天慶典,分為頭降、正降和為降,那 3 天,所有牛都會放假。古代是不准食牛的,除非能找人證明,牛是自己病死的,但那時又沒有獸醫,找誰來證明?說穿了,還是找個族中德高望重的長輩,這裏可以耍的手段就太多了。


但在霜降的 3 天,即使牛病死了,也要好好安葬,不可食用。


另一個壯族的傳說,有個女英雄叫岑玉音,是當地土司的老婆,曾騎着黃牛抵抗倭寇。相傳她在霜降那天,打贏了最重要的一場仗,從此倭寇沒再入侵,所以霜降就會拜祭她。


潮讀節氣

黃獎

《潮讀 4000 年》作者,榮獲「香港出版雙年獎」


【齊觀奧運】


疫下四年改五年,

二零二零東奧運,

限制觀眾入場館,

全球熒幕同觀戰,

打氣支持聲同響,

衝線勝出升國旗,

國歌奏起感振奮,

獎牌數目陸續來,

賽場鬥志一分鐘,

健兒苦練十年功,

國家特區好成績,

中華兒女運動員,

拼搏精神國爭光,

華人臉孔各隊出,

世界運動遍全球。



文筆療心

聞笑

21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