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 Post

【T - POST 第50期 專欄】


【不耽誤應盡之責才是智者】


大埔鄉事委員會陳笑權首副主席送我這個,打了疫苗才可領取的「紅色心心扣」,一接過,便馬上把它別在衣襟上,感覺它挺美,而且極有意義,戴上它,因為想讓人知道,我已經打了兩次疫苗針,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保護身邊每個人,我們先行出第一步,做什麼事,不是永遠都是別人先行我們才跟尾,尤其年青人,也可以帶頭的!


前幾期我一直呼籲香港市民迅速往打疫苗針,因為內心一直擔憂,萬一政府向其他地方捐疫苗,香港市民便不能如今天般,可以免費接種新冠疫苗了。如今,果如我所言,政府真會有此安排。


其實,我非常明白政府為什麼會捐疫苗,因為疫苗是有期限的,不再限期內打便會浪費。世界很多地方如今仍沒有疫苗,仍在不停搶疫苗,香港人卻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既然有針也沒有人打,政府惟有在疫苗有限期前把針藥送出去,供其他地方想打疫苗的群眾注射,也不可能把疫苗白白浪費吧。難道食物快過期,寧願扔掉也不益人嗎?不可能這樣! 政府把疫苗讓給其他地區,是不想浪費疫苗。疫苗完全不平宜,外國有地方炒到 10 萬元一枝,香港人有機會免費接種也不肯打。我也不明白為什麼這麽多香港市民不打針,有需要怕成這樣嗎?為什麽不可以自己先行?


就如和太太吵架,或和家人吵嘴,都可以先行一步 講「對不起」!想和解,總要有一方先道歉才能打開僵局,從來我都願意做那個率先把問題解決的 人,做那位先拋橄欖枝者,世界才會和平。做人也好,做事也好,自己先付出誠意才是最好的,我打完疫苗了,已經打齊兩針,什麼不適都沒有。


有人認為打針就是支持政府,我可從沒有把打針與政府拉在一起想,打針純為防疫,政府為了防疫,免費為我打針,我為了個人責任,為了自己的健康與安全,為了保護家人朋友便打了,與支持政府有什麼關係?我可不會為不支持政府而不打疫苗,才不會這麼笨!中病毒可怕,原來中政治病毒者更可怕,也可憐,怎會如此無知,能明白應盡之責不能耽誤才是智者。





社長的話

林奕權


【小暑和大暑都有相關的拜祭活動】


小暑(西曆 7 月 6 至 8 日)


夏至之後,輪到小暑,這次要拜的是「稻神」婭王。傳說廣西壯族本來很窮,還未學懂種田,婭王就來教他們種水稻。婭王鳥頭人面,從側面看是鳥,正面看就是人。有考古學家發現,這種石像早在新石器時代已經出現,證明這個神源遠流長,是野人的神。


大暑(西曆 7 月 22 至 24 日)


小暑後就是「大暑」,大暑有隻大暑船,要送五聖歸海。五聖其實是瘟神,人們對他既恭敬,又害怕,所以要找隻舊船,擺滿紙紮公仔、溪錢,甚至瘟疫死者的屍體,運出海,在海中心燒了它, 可算是海葬。


大暑船發展到南方,變成了祈福活動,把木造的船送出海,船上依然有紙紮的物品和金元寶,在 70、80 年代的香港,也有類似活動,我小時候在屯門(那時叫做靑山),就有參加過類似活動。



潮讀節氣

黃獎

《潮讀 4000 年》作者,榮獲「香港出版雙年獎」


10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