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 Post

【T - POST 第43期 專欄】


【咎由自取】


「打疫苗未呀?」這句話,目前仍是坊間 最熱門的見面開場白。以我來看,歐洲方 面,就算是美國,民眾均非常重視新冠 肺炎疫苗注射,可能這些國家疫情嚴重, 群眾對於打防治疫苗,便會重視和爭取注 射。反觀香港人,卻身在福中不知福,因 為香港其實是有防疫針的,但沒有太多人 打。


據香港政府新聞網公布,7 百萬香港人, 目前累計有 233700 人接種「科興」疫苗; 約 120700 人接種「復必泰」。香港人輕 視打疫苗,可能因為香港的疫情仍未到燃 眉之急,還未至水浸眼眉,所以大家對 疫情之嚴峻,仍未感覺和衍生到恐懼性。 如果十個死一個,肯定人人去打,但現在 香港疫症確診者不多,感染數目未能嚇到 市民,因為很多香港人擔心自己打針後會 死,很多人仍未打防疫針,人人便在張 望,都說因為「怕死」而不打。


如今疫情傳播鏈未能切斷,也難擔保第五波、第六波疫情不再出現。很多香港人都 不想打,「其他人打咪得囉!」人人你望 我,我望你,是不對的。總覺得作為公 民,很應該盡回一個公民責任,全世界人 民都珍惜打疫苗機會,為什麼我們香港人 如此不珍惜?我擔心,如果未來群體免疫 力不夠高,未能達到水平,便很難要求國 家或其他地方開關。


我也把問題問過醫學界專業人士,一些思想很「黃」的醫生,為什麽反會提議某些人打「科興」?「黃」醫生這樣告訴我:「如果有病人問我打什麼針?尤其長期病 患者,又或老弱殘兵,我一定會叫他們 打『科興』,因為『科興』的副作用低, 沒有理由打復必泰,而且這批人根本打唔打都死,打『科興』,死亡機率可以少一 些。」


如果以此為由推介「科興」,這倒是對 的,因為患者本身已有重病,當然應該打 副作用較低的「科興」,不過,打完之後萬一有事,又賴在「科興」身上,從醫學 角度看並不公平。如今大家都是摸着石頭 過河,病菌天天在變種,做不到預防,也 防不勝防,幸好今次香港很多患有嚴重疾 病的高危人士,都肯打預防疫苗,因為他 們真是屬於高危人士,打又高危,不打也 是高危,但打針盡到公民責任,可當買個 保險,很值得讚許。年青人反而不用太擔 心,打哪一隻防疫針都不會出太大問題, 也不容易死,只是本港某些傳媒愛「恐嚇」市民。


其實,很多國家的疫苗供應仍不足夠。外 國就是很多人想打,大家都在爭,國與國 之間還要進行協商,看如何分配疫苗現 貨,落後國家更加無針,全球目前仍有 80 甚至 90 個國家未能取到疫苗針藥。


別以為疫苗供應量可以應付全球人民需 求。就以英國為例,很多歐洲國家罵英 國,指他們搶了大量疫苗,所以打的速度 和慨據率很大,不過,英國的防疫針苗,最初期一枝曾炒至十幾萬港元,如今香港 政府既有錢,又有途徑找到針藥,如果香 港人肯打,無形中每個人已省回十多萬 了,政府明擺錢入市民袋,香港人何必如 此抗拒?中國人民打疫苗者甚多,以此情 況看來,未來幾個月,相信中國可以安排 「疫苗護照」,令國與國之間可以重新通關。


市民一定要清楚,如果一直不打防疫針, 香港一直沒有群體免疫力,未來一定會白 費大家努力多時的防疫心機,政府排除萬 難,爭取了那麼多疫苗,足夠香港人打 的疫苗數量,如果大家都不想打,至令 「免疫鏈」串不成,從而導致通關不成, 這種損失,除了可以被嘲「身在福中不知 福」,還可算是「咎由自取」。


社長的話

林奕權


【清明併購了寒食節】


清明(西曆 4 月 4 至 6 日)


春分過後,接着就是「清明」,在唐代以前,分為清明和寒食兩個節日。寒食節祭祖,清明其實是用來郊遊的。後來因為兩個節日太相近,就被結合在一起。


寒食節是什麼?據說春秋時代,晉國有個太子,他的繼母為了讓自己的兒子繼位,謀殺太子。太子的親弟弟重耳覺得很危險,帶着人馬逃亡,一邊逃一邊被追殺。在最窮困的時候,重耳的好友兼大臣介子推,在大腿上割了一塊肉給重耳吃。後來重耳輾轉登基,成為晉文公。


晉文公大宴羣臣,卻漏了介子推。等晉文公記起來時,介子推一怒之下,已經帶着母親上山了,怎也不肯出現。也不知哪個大臣出的缺德計謀,叫晉文公放火燒山,說是在山的三邊燒起來,介子推必定從唯一的生路逃走。結果呢?燒山之後,介子推不肯下山,被燒死了。


晉文公在柳樹下找到介子推的屍體,很傷心,每年都去拜祭他,並下令每年這一天,大家都不准生火,只能吃冷的食物,稱為寒食節。而今天的所謂「清明節」,原來就是清明和寒食節,二合為一的產物。


潮讀節氣

黃獎

《潮讀 4000 年》作者,榮獲香港出版雙年獎


【香港蝴蝶界 5 種新成員】


春天是蝴蝶出沒的旺季,你又知唔知香港有 幾多種蝴蝶呢?


根據綠色力量發表「節氣觀蝶調查」顯示, 由2020年2月「立春」到2021年1月「大寒」


期間,在香港就錄得 125 種蝴蝶品種,數目 超過 6,600 隻,屬調查展開 16 年以來第二高!

當中有 5 種首次在香港出現偽蝴蝶品種,包 括屬「非常罕見」類別「珀灰蝶」;「罕見」 的「小紅蛺蝶」、黃紋「長標弄蝶」;「常見」 的「達摩鳳蝶」,以及未獲評級的「娜拉波 灰蝶」。


綠色力量表示,這個情況與香港氣候有關, 因為 2020 年是香港有紀錄以來第二最熱的年 份,氣溫比正常值高出 1.1 度,調查錄得之 蝴蝶物種與數目亦是調查以來第二高,反映 天氣愈熱,出現蝴蝶的機會就愈高。反觀過 往香港常見的「琉璃蛺蝶」同「碧鳳蝶」, 數目卻持續下降,看來本地蝴蝶界好有機會 大執位。


八方資訊


14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