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 Post

【CHAT 六廠「織碼如詩」 ——崔泰潤香港首藝展】



位於荃灣南豐紗廠的「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CHAT 六廠)將於 5 月 1 日推出 2021 春季項目「織碼如詩」。 項目包括位於南豐紗廠的紗廠坊、探討編碼和紡織, 以及參與式裝置展覽、研討會、工作坊及表演。


參與者包括藝術家暨教育工作者崔泰潤,以及其來自 全球的合作夥伴,參觀者可探索體驗「紡織編碼」, 從阿拉提·阿卡裴迪的電腦創作印度紡織品圖案《記 憶與圖案》,羅拉·戴文多夫的記憶物料創新作品《布 想起來》,克莉絲汀·孫·金富啟發性的作品《未來 基調》,到小場工匠重新建置售賣電子布匹以供訂製 的裁縫店,以及阿莫爾.穆洛茲的關於編碼的紡織作 品。


而今季 CHAT 六廠的展廳二將變身為一個共學中心, 其靈感來自蘑菇去中心化的特點。進入展廳二後,4 個「(反)學習站」上有各種手工藝材料、紡織工具 和創作科技等,觀眾可即場創作自己的小玩意,從而 反思我們學習的方式及所學到的知識,並審視自我成 長、建立自我學習群組網絡。參觀者同時體驗到與周 圍環境及社區共學共存的、「去中心」的一種互惠互 利過程。


崔泰潤亦為心光盲人院暨學校的學生舉辦編碼工作 坊,並將這些工作坊產生的編程代碼設計成紡織圖 案,製作 CHAT 六廠原創產品,於 CHAT Shop 發售, 部份收益將回饋心光學校。


【康文署加辣打擊「炒場」】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宣布於 5 月 1 日(星期六) 起推出新措施,以打擊租用康體設施的懷疑「炒場」 和「濫用優惠收費」的情況。


租用人若預計未能如期使用已租訂的收費康體設施, 必須至少於用場日期前一天取消,取消後所騰出的段 節會在翌日凌晨 1 時於康文署網頁公布,並於同日上 午 7 時 30 分開始經「康體通」供市民以先到先得的方 式重新預訂。如租用人未能及時完成取消租訂程序而 最後沒有如期使用設施,會被視作一次「不取場」違 規紀錄,任何租用人在連續 30 天的期間累積兩次「不 取場」違規紀錄,會在第二次不取場日期當天起計的 第三天開始,被禁止預訂康文署的收費康體設施 90 天。


現時的場地使用規則容許非租用人以俗稱「執雞」的 方式,在同日被取消預訂的空置時段,免費使用場地 設施。針對租用人可能濫用有關的「執雞」安排,故

意於用場當天才取消場地預訂,從而進行懷疑的「炒 場」活動,康文署特意設立「不取場」違規紀錄的新 措施。


康文署同日起亦實施另一項新措施以打擊「濫用優惠 收費」的情況。租用人如享用優惠收費價格租用康體 設施,租用人及所有同場使用設施的人士均須符合相 關資格,否則須在取場前補付場租差額。例如一名可 享用優惠收費資格的學生打算租用羽毛球場,與其成 年友人一同用場,該學生則須以正價租用場地。新措 施會加入罰則,若有關租用人在取場前未有補付場租 差額,會被暫停預訂收費康體設施資格 90 天。新安排 並不影響殘疾人士現時可與 1 名同行照料者陪同使用 設施,他們仍可繼續以優惠價預訂設施。


有關詳情可瀏覽康文署網頁: www.lcsd.gov.hk/tc/facilities/facilitiesbooking/ procedure/ls_fac_improve.html


【The Mind of the Book】





書名:白先勇、劉再復《紅樓夢》對話錄

作者:白先勇、劉再復


著名作家白先勇與著名學者劉再復,2019 年在香港科技大學就閱讀《紅樓夢》的體 悟展開對話,廣受各界關注。


白先勇曾言道:「這一生,要我選兩本書, 對我影響最大,一本是《牡丹亭》,一本 是《紅樓夢》。也很巧,我這一生也替這 兩本書做了一些事情。第一個,我替《牡 丹亭》還魂。《牡丹亭》又叫《還魂記》, 我重新替它做了青春版《牡丹亭》,等於 替湯顯組的《牡丹亭》再一次在 21 世紀 還魂,再重新放到舞台上面去。《紅樓夢》 呢,我出版了《白先勇細說紅樓夢》,等 於替《紅樓夢》下了一個註解。」


80 年代因《性格組合論》《論文學主體 性》等著作而風靡內地文壇的劉再復,近 年來致力於研究文學經典《紅樓夢》。雖 然「紅學」是顯學,從古至今,研究者無 數。但劉再復依然憑自己獨特的角度、見 解、學識和悟性,開闢出悟讀悟證《紅樓》 的蹊徑,其著作《共悟紅樓》與俞平伯的 《< 紅樓夢 > 辯》遙相呼應。


本書是當日兩位文壇巨匠對話的完整記錄 稿,由二人親自審定。為了讓讀者進一步 理解白先勇和劉再復研讀《紅樓夢》的心 得,本書特意選錄兩人過往就《紅樓夢》 發表過具代表性的講座和文章,以作補 充。


「在耄耋之年重新細讀和講授《紅樓 夢》,我愈發覺得這是一部真正的『天 書』——有說不盡的玄機,說不盡的密 碼,需要看一輩子。」──白先勇


「文心感悟不僅使我更理解《紅樓夢》的偉大,而且影響了我的人生,我的基本抉擇,即影響我如何『做人』。」──劉再復


撰文:紀子

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