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 Post

【黃碧嬌成立「樂群」繼續輔助街坊】


前大埔區議會主席黃碧嬌,BBS, MH, JP 自 1 年前在火線上退下來,為免 需要幫助的街坊驟失所依,毅然組織 「樂群義工聯盟」,並擔任主席之位。 黃碧嬌不重名利,她最牽掛的只是一 班愛護她、她服務多年的街坊,在需 要找幫助之時失去輔助者,成立「樂 群」,令她可以把所有關係繼續連接, 街坊心安她心安。


黃碧嬌在上屆選舉中「輸」了,但她從不覺得是打擊, 也絕不會在「為人民服務」的大原則中退下來。


在「樂群」會議室內,與精神煥發的黃碧嬌(嬌姐)作 訪。幾個月不見,發覺嬌姐有點變了,以前緊張兮兮, 爭分奪秒工作的她,如今從容自在,聊天時笑容一直掛 在臉上,內心明澄。


【放慢腳步有新體悟】


對「輸」看得如此淡然,就因為完全明白箇中原因。「我 只是在選票上不及其他人,但投我票者,由 2300 多票多 至 2800 票,不要看輕這幾百票,我服務的廣福邨,有些 老人家去世了,有些年青人又搬走了,人口下滑,我的 票數依然上升,可見公道自在人心。已交出了理想成績 表,我只視退下火線的 1 年是『行緩期』,這麼多年都 在前線衝,如今在被動情形下放慢了腳步,反而有了新 的體悟。」


嬌姐愛運動,以往,她早睡早起,做運動後,一周有兩 天以上,會到廣福邨巴士站看着交通情況,遇有巴士不 足影響居民上班,巴士公司就會收到她的通知電話。如 今呢?「我很注意強化身體,每天晚上 11 時就寢,上午 4 時 45 分起床,之後到海濱公園做兩小時運動。」


提到運動,原來嬌姐早前在海濱公園跑步時跌倒了,右 手手臂骨骨裂。意外發生時,她笑言自己「作風不改」, 第一時間便往建築署投訴:「我跑步的地方地磚下陷, 以前已不停接到投訴,今回自己受傷,當然更加要建築 署盡快派工程師處理改善,以免再有人因絆倒受傷。」


就只掛着投訴,嬌姐對手傷反而漠視了。「因為接到廣 福邨有居民確診新冠肺炎的消息,我馬上到邨內派漂白 水和口罩,竟然忘記了手痛,直至派完,才感覺右手動 不到,要靠左手才可以把車泊回停車場,那時右手已全 然無力。」


最初嬌姐還以為自己只是扭傷手骹,直至回到家,丈夫 看到她似機械人般,禁不住說:「搞成咁?為什麼要回 家?為什麼不去急症室?」嬌姐給丈夫說一下,才想到 求醫。「是啊!我為什麼不去照 X 光,我是否傻了?」 看過醫生,照了 X 光,打了石膏,嬌姐坦言:「我的傷 殘生活開始了,經過這次意外,我才感受到傷殘人士有 多苦,自己不能穿衣服,還要靠別人幫,要用左手揸筷 子,很無助,又不能運動,非常痛苦。」


休養了兩個多月,幸好傷勢痊癒。「我就是心急,什麼 都想快,才導致今次受傷,經過這次,令我想到,自己 的動作要放緩一些了。受傷是不幸,就如競選落敗,都 是不開心的事,但是,我和團隊隊友互相勉勵,既然我 們根在大埔,輸了也不能避,避去哪?我決定集中精神 重新起步。把自己的區議員辦公室,找師傅裝修後交回 政府,多年來儲有 7000 多個個案記錄,大批書寫記錄也 要處理妥當。街坊們捨不得我,我也捨不得他們,他們 不希望自己的資料外洩,最後我決定建立一個新空間, 繼續為居民服務。」


【目標收 1 萬名會員】


有了決定之後,嬌姐便開始為已設立多年之「樂群義工 聯盟」找會址,讓求助居民有個聚腳點,不當區議員,但她是太平紳士,有街坊求助,她就以太平紳士身份, 代求助人寫求助信。「有天,有街坊買了生果來答謝我; 原來我用太平紳士身份代求助者寫信給房屋署,求助者 真的收到回音,在房屋署內,求助人還看到我寫的那封 求助信,他們很感動。」


原來,只要有助人之心,總有辦法解決問題,嬌姐坦言, 她做任何事,在起步前,一定會為自己定下目標。「如 今,我把『樂群』當家,目標要收到 1 萬位自願入會會員, 曾經向我求助過,又不想資料洩露予外人的,可優先成 為樂群會員。」


因為成立期間,新冠肺炎肆虐,嬌姐特別為會員買保險, 遇上有會員確診,便可獲得賠償。「估不到,真的有一 家人確診,當中有人逝去,也有痊癒。逝者家人可以得 到 10 萬元保險賠償,住院者也可以獲是 200 元一天,最 多 20 天的住院津貼。」


確診是不幸事,但「樂群」的保險費,又真的幫助了確 診者度難關。「我也想不到,這個保險真的有會員用得 着。不過,如今也沒有保險公司肯再保了。確診是不幸 事,但在經濟上能幫到確診者,也是一份關心。」「樂 群」成立只有 1 年,但因服務深入民心,很多街坊都來 入會。嬌姐堅持:「我希望有更多年青人加入『樂群』 服務,希望有薪火相傳者,不要只看名利,能助人,也 是自己之福。」



黃碧嬌堅持為人民服務

當年市民送贈給黃碧嬌之「深得民心」牌匾, 今日掛在「樂群」會址。


撰文:如風

攝影:李彤昕



1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