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 Post

【章子怡吳京《我和我的父輩》感動人心】


《我和我的父輩》是一部於 2021 年在內地上映的多段式劇情片,本片由吳京、章子怡、 徐崢、沈騰聯合導演兼主演,並獲得國家電影局 2020 年度電影精品專項資金資助。 本片於 2021 年 6 月在上海開機,2021 年 9 月 30 日在中國大陸上映。〈乘風〉、〈詩〉、 〈鴨先知〉及〈少年行〉4 個感動人心的單元故事,令《我和我的父輩》在內地國慶黃金檔贏得絕佳口碑,上映後更一直維持超逾一億人民幣的單日收入(截至 10 月 6 日),目前累積票房已勁破 10 億大關,《我和我的父輩》將於 10 月 14 日在香港公映。


繼《我和我的祖國》(2019 年)及《我和我的家鄉》(2020 年),英皇電影《我和我的父輩》接棒成為國慶第三部 曲,由吳京、章子怡、徐崢、沈騰聯合執導兼領銜主演。


《我和我的父輩》已定 2021 年 10 月 14 日在香港公映, 今次是章子怡首度自導自演的紀念作,她笑言:「我沒有特別期待過有一天自己做導演,如果不是這一部特殊的影片,我恐怕不會打開這一扇門!既然這個機會來了,我覺得就是要勇敢面對,然後竭盡所能,全力以赴去弄好劇本,再體驗生活,把角色抓緊!」


【章子怡抱歉把老公當出氣袋】


章子怡透露,最初有 7、8 個不同的故事,她希望有孩子的視角,去述說一個真實生動的家庭故事;選好劇本後 (講述研製中國第一顆人造衞星「東方紅一號」背後的航天家庭故事),子怡專誠向恩師張藝謀導演取經,張導演盛讚這個劇本非常出色,有他的認同,子怡心裏踏實了很多。


然而,孩子與動物素來是最令導演頭痛的兩大難題,尤其對子怡這位新手導演,更令張藝謀導演擔心,子怡憶述:「張藝謀導演說:『這個題材很好,你也適合演母親, 但是要拍孩子,太難了!』拍攝過程當中確實是挺難的, 但在我內心深處,沒有什麼事情是難的,以前拍那些戲, 我自己都說很難很難,但最後還不是走過來了?有時候 我跟女兒在家玩遊戲,我們一起去闖關,她不高興說:『這個太難,我弄不了!』我把東西放下,跟她說:『這樣就不挑戰了?是不是遊戲就此結束了呢?』她卻說想繼續玩,真的闖過去的時候,她就說:『媽媽,我們過 (關)了!』她的那種喜悅,可能遠遠超過給她買一份禮物,因為她會有一種成就感!」


子怡家庭生活美滿幸福,但在籌備《我和我的父輩》的過程中,因為過度認真、緊張,掀起了一陣小風波,子怡公開對歌手丈夫汪峰表示歉意:「收到每一個劇本, 我都會給老公看,他都說:『很好了,你不要再糾結了!』因為創作是最焦慮的,那時候脾氣也不太好,我老是拿峰哥當出氣袋,現在想想,我心裏也挺過意不 去!但是他從來沒有埋怨過,非常理解,到最後這一個 故事(〈詩〉)出來,我第一時間給他看,他很快就回我說:『再也不要改了,這個真的是太好了!』這一刻 我知道,可以把心放下來了!」


【吳京負責最熱血與最痛部份】


章子怡自編自導的〈詩〉,被譽為「最催淚」的單元, 吳京自編自導的〈乘風〉,則是公認「最熱血」的單元, 吳京尚有補充:「我的部份是最熱血的,還有另一種感覺,就是最痛,我們劇組遇到了山洪、大雨、颱風,最忙碌的是兩台救護車和醫護人員,我是第一個進醫院 的,還沒開機我就從馬上摔了下來,大概(總計)有 80 多人進入醫院,不過還好,大家都沒有出大事情!」


吳京從馬背摔下來,第一時間沒有理會自己的傷勢,反而關注馬兒的安危,然後不忘下令:「剛才我摔馬(片段)別往外放,尤其不能告訴我老婆!」在私體貼入微、 在公顧全大局,吳京待完成一天拍攝工作,收工後才去醫院檢查身體,非常專業!


〈乘風〉講述抗日時期冀中騎兵團英勇抗敵的故事,除 了熱血之外,吳京與吳磊合演的一段父子情,亦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吳京有感而發:「我當了父親之後,覺得中國式的父親,把愛都放在心裏,不願意去表達什麼, 但是他把所有的愛都放在行動,真正有事的時候,就會 像一頭瘋狂的老虎,去保護自己的兒子!希望年輕人看 完這部電影,能夠換一個角度去看,父親對你的批評、 質疑、嚴厲,其實都是一種愛!我也在嘗試,跟我的孩 子成為朋友,也希望我們的父親們,能夠更坦誠去溝 通。」


至於由徐崢自導自演的單元〈鴨先知〉,改編自真實事 件,描述內地第一個廣告誕生的故事;由沈騰自導自演 的單元〈少年行〉,則講述肩負特別使命的機器人從 2050 年回到 2021 年,邂逅懷揣科學夢想的少年的喜劇故 事。










資料整理:徐蓉蓉

圖片提供:英皇電影



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