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 Post

【梁福為國 一生無憾】


1929 年於大埔蘆慈田出生的梁福,個兒瘦瘦的,雙目炯炯有神,從外表看,怎樣也想不到,老人家今年已達 92 高齡。 年邁不代表什麼,梁福的記憶力還是驚人的好,尤其對年份,聽他一一道來,哪一年中國發生哪一樁大事,他記得半點不差,可以想到,那些年發生的事,不可能是小事, 它已深鑄在長者心中,過程發生之種種,永生也揮不去, 尤其曾為東江縱隊當過「小鬼隊」這個身份,梁福言來仍帶興奮驕傲。


梁福在兒子和親友陪同下,帶了大批珍貴物件給我閱覽。「東江縱隊」隊員照;國家頒發給梁福的每一個勳章,都代表着他曾為國家立下的功績,尤其在那烽火漫天的抗日歲月中,梁福曾經為抗日立下的汗馬功勞。


「中國共產黨是在 1921 年成立的;我在 1929 年出生,9 歲在汀角村明德學校讀書,四年級;1941 年 11 月,日本仔打香港, 我才失去回校學習的機會。」停「課」不 代停「學」,梁福非常愛讀書,由踏入學校那一天起,他便告訴自己:「我一定要考第一!」考第一,就是他的學習目標。 「我很喜歡讀書,可惜抗日戰爭爆發,連生活也成問題,又怎可能再上學。我父親用船拖蝦,捕到蝦後再拿到大埔墟賣,我 12 歲加入東江縱隊,自己申請加入做小鬼隊的。」


【不怕老虎日本兵】


直接問梁福伯伯一句:「你見到日本鬼子,不怕嗎?」他昂着頭答:「不怕,這是國仇,日本仔侵犯中國,我們要保衞家園。」12 歲的梁福,因為讀了幾年書, 能認字,在東江縱隊中,他負責做聯絡員,交收情報,聯繫群眾,只要接到任務,他便獨個兒由汀角行到烏蛟騰,在幾個根據點走來跑去。


「一個人行夜路,又有老虎,又要防日本兵,一定要夠鎮定,也要步步為營,那時,也真有隊員在送信時,給老虎或猛獸咬死咬傷,但也不及遇到日本人恐怖,只要給他們搜出信件,送信人一定沒有命, 所以,我會把信件內容先背下,萬一遇上搜身,便把信放入口中嚼吞下肚。」 如今香港的小朋友,12 歲還在嗲父母, 但是,12 歲的梁福,卻已為國出力。「因為我們是小孩子,日本人看到我們,如果喝問做什麼?我們都會說:『搵牛!』」


提到日本軍,梁福至今依然怒火中燒: 「他們不停入村搜查,見雞捉雞,見羊捉羊,對婦女姦淫擄掠,一聲戒嚴,人人都不能動,待他們收隊才能回家,只要見着日軍,生死便難預計,不過,新界原居民很團結,每條村的老村長都幫助游擊隊, 大家齊心,最後把侵略者消滅。」嘗過戰爭之苦,經歷過生死關頭,梁福非常熱愛中國。


抗日戰爭後,24 歲的梁福,成為蘆慈田的村長。「我愛讀書,不能上課便自學, 所以,我懂得看文件,知道怎樣與英國人交涉,知道用什麼方法,可以讓村民的利益得到保障。」香港政府要收村地,梁福會為村民爭取賠償,不賠錢也要賠物。 「那時政府不肯為村民修橋修路,最多俾材料我們自己弄,可能我和理民府的關係不差,他們給我們的水泥數量較大,足夠我村修路,引自來水入村時,政府只把大喉引入村路,我又要求在每間屋前加水喉駁口,令村民可以用最少錢便駁到水入屋,小時候打仗的經歷,令我學懂隨機應變。」梁福曾在新界鄉議局及大埔鄉事委 員會做過多年為人民服務的義工,他不貪名利,一心只為民服務。


【英國人荼毒香港人】


梁福喜歡看歷史,喜歡分析形勢。92 歲的老人,把百年來英國人如何荼毒香港人的手法都看得一清二楚。「上世紀 50 年代,做警察薪酬最高,有千多元,警察只是維持治安,聽外國人上司吩咐;第二高薪是老師,但老師不可以教近代中國史, 英國要香港人忘宗背祖。今日香港有這麼多人沒有愛國思想,就是英國人設下的半世紀陰謀。」


英國人對異見份子之殘酷,梁福在上世紀「六七暴動」期間深深體會了:「英國人覺得我是共產黨,是暴徒,封鎖兩條村來拉我,拉到後,在獄中對我拳打腳踢,打到我馬上嘔血,令我受盡痛苦。」


看過日本人之狠毒,看清英國人之陰險, 梁福今天最感安慰的,是中國由富變強。 「我們一定要牢記歷史,要看清歷史,我看㗎!日本人?侵略人最叻!一個人做好事不難,做好事不做壞事最難,給英國人搞了百年,我相信,一國兩制之實行, 要令香港年青一代認識祖國之好,有排搞,但我有信心,一定會搞得好。」


梁福伯伯為人坦蕩蕩,從來為國輕家,但親人皆以他為榮。「我一生人最安慰的, 就是有人欣賞,有人知道,我沒有做過壞事,不貪錢,只愛為人民服務,有國才有家,如今,看到中國富強,我完全無憾!」


撰文:徐蓉蓉

攝影:李彤昕

圖片提供:梁福

506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