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 Post

【在殯儀館禮堂上的實用文課】


每日「碌」手機、瀏覽網上資訊,幾乎都會見到一些新字詞或是幾個英文字母拼合的縮寫。教育資訊中的 SEN 和 NET、財金科技資訊中的 Crypto、 IoT、Fin Tech,最近讀娛樂新聞也遇 上了 NFT !城市人努力知新,有些昔日常用字詞卻似乎正被淡忘。


一個關鍵詞「科技」適用所有界別,早前由數碼港學院主辦的的 STEAM 教育科技周,向本港小學校長和老師介紹 STEAM 的最新教學發展,就是將科技的神奇手臂伸展到教育範疇的一例。


且慢!如果讀者對教育不太熟悉的話,不知道 STEAM 的 5 個英文字母分別代表科學、科技、工程、藝術及數學等 5 個範疇,讀到這裏應該會有點納悶。另一個相關的縮寫字還有 STEM,它並不包括藝術範疇。


兩個英文字的中譯明明就是「蒸汽」與「樹幹」,忽然變成教育理念。語言文字與人類的生活關係密不可分, 會跟着社會時代的推進而改變,新字也因而不斷問世。 華人經常直譯「加油」為「add oil」,也因為其普及性, add oil 數年前終被收入牛津英語詞典,港式英語「升呢」 (level)成功。


【出席喪禮留意花牌上的文字】


媒體人每天要接觸新鮮事物,追着新的關鍵字詞尾巴走,即使不是寫財金科技資訊,別人提到 Fin Tech、 Crypto,也要知道是金融科技、 加密貨幣相關內容。


說到追新字,筆者想起退休多年的爸爸。某天他一邊讀 新聞一邊說:「馮盈盈推出了 NFT 首飾⋯⋯」原來這位 80(歲)後也有留意新興的非同質化代幣。爸爸退休前是校長,香港推融合教育的年代還未退出職場,對於 STEAM、STEM 不陌生。不過知新並不等於忘舊,有些字詞的傳統用法馬虎不得。


早前筆者陪爸爸出席葬禮,爸爸在殯儀館的一個半小時給筆者上了一次實用文課。走進禮堂,爸爸逐一觀看花牌,他指着其中一個花牌上的字問:「『率男』什麼意 思?」「率領兒子」筆者回答。「那麼可以改為『偕男』 嗎?意思似乎很相近,但留意『率』是父母走在前頭, 子女在後面跟着,描繪拜祭的禮儀。『偕』不同,親子 是並列的。因此白事要用『率』,紅事要用『偕』,錯 不得。」


【玩線上遊戲也可以學文言文】


爸爸再向前走,又指着自己為長輩撰寫的輓聯讀:「哀稚子失恃⋯⋯」回頭問筆者:「你知道『恃』是什麼嗎? 《詩經》中有這麼一句:『無父何怙,無母何恃。』『恃』 是母親的代稱。」


爸爸多年前給我一本《應用文牘》,編者解說多種應用文的寫作格式和用字。其中談到寫喜帖頗有趣味。生日 宴喜帖範文有的寫「潔治桃觴」,另有「潔治湯餅」。 在網絡上搜尋,「潔治」跟清潔牙齒有關,「桃觴」是 50 歲以後人士的壽宴,「桃」是壽桃、「觴」是酒器,「湯 餅」則是嬰兒的滿月酒席。「潔治桃觴」與「潔治湯餅」 意指打掃乾淨迎接來賓品嘗美酒美食。那是上世紀中葉 的「現代實用知識叢書」,刊出至今半個世紀,可能在大眾眼中已不「現代」也不「實用」,但這些蘊藏悠長歷史習俗極精煉的字詞,是否跟 STEAM、NFT 同樣也值得在我們腦中佔一席位?


想起線上遊戲 Minecraft,年前有玩家在現代漢語以外再加入文言文作為遊戲語言,「石鋤頭」變成「巖鋤」、「指南針」變成「司南」,年輕人花點心思就將新與舊合二 為一,這就是創意。


撰文:張行 圖片:Liza Ulyanova (Pexels)

33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