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 Post

【周裔智鼓勵加入「誘師」幫助「邊青」】


香港青少年服務處是一個非政府組織,一個提供青少年長者幼兒服務單 位。該處社會服務協調總監周裔智在多年工作中,對香港青少年成長之環境變化,種種的經歷,均有着深切的體會和了解。由自身曾是一位迷茫的青年人,至後來得為青少年工作的服務者,周裔智看着很多青少年由誤入 歧途致踏回正軌,這份滿足與喜悅, 任何利益也代替不到。


周裔智小學時在九龍區一間學校讀書,那時候的他,每回考試都排榜末,「考第尾」的感覺令他難受,也令他失去自信。中學時,他進入沙田一間學校就讀。「學校並非名校,但老師給我很多信心,讀書之外,我做什麼課外工作,老師都給我機會,對我信任,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經歷,成長中的孩子,最需要父母的支持和鼓勵, 如何看待一個孩子的表現,對其日後的影響極為深遠。」


親身的感受,令周裔智立下決心,要成為一位青少年的輔導者。大學時期,周裔智選讀社工課。「青少年在情緒、出路等方面,都要面對很多問題,選讀社工是希望幫助到一些不是太叻的小朋友,他們是最需要支持的社會幼苗。」


【邊青從遊蕩變隱閉】


周裔智在大埔輔助青少年,談到當年與今日,原來,大埔一些被視為「邊青」(邊緣青年 ) 者,當中生活情況已有分別。「十多年前,每晚 10 時後至早上 6 時,都有很多青少年在公園嬉戲,在便利店流連,那些青少年大都在讀書方面沒有成就感,返學時間不穩定,日間睡覺, 晚上便出來街上流連,不認識他們的人,可能會覺得他們很壞;社工認識了他們之後,才明白他們自覺被邊緣化,便與一班相同經歷者聚合,他們有自己的一套文化, 深宵相聚,是想找一個空間。」


近幾年,因為手機多了,加上疫情關係,青少年在公眾場合聚集的情況開始有變。「他們會去朋友家,又或酒吧上網,晚上在街上流連的青少年數目正在減少,由遊蕩變隱閉,社工們未必找到他們;現在只能『捕捉』他 們的落街時間,才有機會和他們聊天。」


周裔智認為,目前青少年最大的問題,就是家長支持力薄弱,孩子們沒有人生目標,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何去何從。「如今青少年找工作,未必一定以薪金高低為考慮點。我們接觸的一群,他們學歷不太好,但又不想出賣勞力,這是一個夾縫問題,種種挫折,令他們情緒起伏很大,這幾年,很多青少年都想找一些信得過的人談心 事,苦惱時甚至會用刀片𠝹手,他們覺得壓力大,又覺得自己沒有出路。」


在大量網上支援工作中,周裔智感覺到現今青少年都很 擔心自己的前途。「不止是讀書不好的一群,就是讀書好的,也缺乏健康的精神和情緒。」


【一聲「周 Sir」快樂滿足】


周裔智希望有更多社會人士加入「誘師」(誘導青少年建立人生目標)行列。「青少年平日只能接觸父母、老 師、同學;誘師全都是社會知名人士或成功人士,通過他們的鼓勵,可以增加孩子們的自信心,我看到很多青少年,尤其是貧窮的青少年,通過誘師鼓勵指導,建立了自信,也有了人生方向,之後改變很大。畢竟『誘師』 都是成年人,又在社會上建立了名譽,工作上也有成績,對孩子而言,是朋友,也是學習目標。」


什麼人才可以成為「誘師」?「一些有心鼓勵青少年的 成年人,可以和我們一同合作,誘師每個月可以和小朋友見面,談話間,找出孩子們的優點和喜愛,幫助他們實現理想。很多在校讀書成績不太好的同學,反而在其他康體活動上,可能取得佳績。我們勞工及福利局有一個兒童發展基金,基金曾支持『伴我創 Teen 材』計劃, 例如帶孩子們到韓國,看農夫們如何為土地作出生態規劃,擴闊青少年的眼界等,讓孩子們接觸健康的事物, 遠離毒品。」


曾參與計劃的孩子,之後都有改變,很多人從此找到自己的人生新方向,「有些孩子後來還入了無綫工作,孩子是需要稱讚的,只要得到讚美和支持,他們就會很投入。」


「邊青」也有良知在,得到誘師和社工輔助下,很多人都有了改變,這是周裔智在工作中最感安慰的事。「有時候,走在大埔街頭,遇上一些人大聲喊我:『周 Sir, 你好!』就知道,這是自己曾經幫助過的『邊青』,如今已成為踏實的人,內心的喜悅,一剎那便會湧出來, 很滿足,那種快樂真是難以言喻。」

周裔智與青少年到韓 國進行體驗及交流

周裔智關注賭博對青少年的影響



撰文:如風

協力:李彤昕

圖片:周裔智


2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