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 Post

【何萬傑經營酒吧廣結友緣】

已更新:8月 2




打鐵屻村原居民代表何萬傑是一間開在大埔的酒吧店店主,由 20 歲後開始,他便以酒樓業及開酒吧為業,數十年來,在這小小方塊地,認識了很多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令他增廣見聞,對本業,他懷有深切的感情。可惜,一場新冠疫情,令這位店主萌生了前路茫茫之嘆,面對此「夕陽事業」,是死守還是放棄?他的內心充滿掙扎。


從何萬傑口中聽到「夕陽行業」這四個字時,我的內心猛然跳了一下。「不是吧?大埔有很多酒吧呀!入夜後, 大家都愛找三五知己聊天,不會這麼慘情的!」


他卻肯定得很,頭一直在點:「疫情之後,我店足足蝕 了 1 年,雖然拿取過政府補貼,但酒吧開支每月起碼要 10 萬元,政府只補貼了 6 個月,如今已蝕了 1 年。以前, 有很多客都會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如今很多人會回家開局,酒吧生意愈來愈靜,靜了這麼一大段日子,客人們都全走清了。」


【學懂很多人生道理】


政府雖定了很多救亡之策,例如,有了「安心出行」, 又或餐廳連酒吧形式的食店,可以開業至午夜 12 時。 「唉!我知道很多行家都先擲 10 萬 8 萬裝修,弄通風系統,置放煮食爐,但能否申請到新牌照?一切仍是未知之數,令人感到很煩。」


何萬傑為人坦白,這位最高峰時曾開過 3 間酒吧的店主, 今日也不諱言,他已在考慮,租約期滿後,不再與業主訂立新租約。如果放棄做酒吧工作,何萬傑最捨不得的,

就是他那班認識多年的客人。「始終大家認識了這麼多 年,有感情呀!可別說呢!做酒吧工作,我認識了很多奇人異士,甚至有當舞男的。」何萬傑還開玩笑:「他並不英俊,也可以當舞男?那我也可以當……除了舞男,還有專業賭徒、蠱惑仔、律師、警察……在同一屋簷下,大家各自各聊天,幾十年間,因為聽他們的故事聽得多了,令我學懂了很多人生道理。」


何萬傑自覺令他最感受用的,就是做人要低調。「槍打出頭鳥,老一輩的人都這樣說,以前我沒有太深的體會, 近年年紀稍長,開始明白高調真不利己。酒吧是娛樂事業,也如社會的溫度計,寒暑表,社會經濟好,酒吧可算是工作辛勞者的宣洩地,工作後,大家來喝杯酒減減 壓;遇上經濟差時,也有客人問我借錢,如果數目應付得來,一場朋友,我不會拒絕。畢竟,在這個空間,我看到很多人面,仗義每多屠狗輩,大家有緣相聚,也是緣份呀!」


【受父親影響樂於助人】


何萬傑樂於助人的性格,原來是受父親何容生影響,何容生曾任大埔區議員及大埔鄉事委員會主席,又是太平紳士,為社區做了大量工作,在父親長年累月的薰陶下, 何萬傑也積極參與多項地區發展事務。2006 年,何萬傑為大埔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籌款,那張感謝狀,還 是由父親頒給他的,這件事令他覺得特別有紀念價值。


雖然為人低調,但何萬傑非常欣賞努力為社區服務的人。大埔鄉事委員會首副主席陳笑權努力不懈,為打鐵屻村向政府爭取引自來水入屋,令村民不用挨吃山水之苦,這件事,令何萬傑深印心間。


曾任大埔少年警訊名譽會長 10 年的何萬傑,非常關心年 青人的成長,看到不少年青人在過去一兩年做了一些不理性、衝動的行為,他很心痛。「其實香港年青人很有衝勁,以往和警方的關係也很好,我希望年青人發揮創意,為未來香港平穩發展努力,也為自己的人生努力, 近日大埔有很多年青人開設的食肆,在食材上很創新, 生意額也不錯,這才是應該發力的方向,有意義的事應該要多做一點!」


撰文:如風

攝影:李彤昕

圖片提供:大埔鄉事委員會

70 次瀏覽0 則留言